当前位置:选书网>历史>和离后摄政王每天都想破戒> 第494章 怀疑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494章 怀疑(1 / 2)

“怎么搞的,这淇县县令如此托大?”向来不喜计较这些繁文缛节的安华阳也不免有些不悦,蹙眉道,“已经将近一炷香了,他竟还没来?”

两人在路上便已给淇县县令飞鸽传书言明了两人到达的时间,县令也毕恭毕敬地回了信件,按理说此时不该还没赶到啊。

她们顶的可是摄政王的名头,官差下来访查,按规矩确实应该由地方的父母官引路前往本县驿站并汇报政绩,可如今......

“莫不是有事耽误了?”

叶芳菲拦下了安华阳想飞身入城将人带出来的动作,“算了,我们直接进城吧,驿站并非隐蔽之处,稍加询问应该便可知晓。”

至于政绩,她们可以去衙门亲自问了个清楚。

“这怎么行?他这明摆着是对王爷不敬,按律令砍了他的头都不为过。”

“话虽如此,但我们此行不可高调,还是......”

“二位大人!”正在两人犹豫之时,淇县县令带着师爷衙役连滚带爬地跑了出来,气喘吁吁地跪在叶芳菲面前磕头认罪,“下官来晚,请大人赎罪。”

寻常官员只听过叶芳菲之名而从未见过其人,再加上叶芳菲还做了简单的伪装,因此县令只当二人是寻常的钦差大臣。

“为何来晚?”

顶着安华阳不悦的威压,淇县县令满头冷汗地解释,“下官在来的路上正巧遇到一位临时破了羊水的产妇,旁人不敢动手,下官只得亲自将人送去医馆药钱,产妇平安后下官才前来迎驾,还请大人恕罪。”

产妇?

如此倒是他一心为民,叶芳菲与安华阳对视一眼,她确实在此县令身上嗅到了血腥味。

“罢了,你为民辛劳,何罪之有,带我们进去吧。”

“是是是,还请二位大人上轿。”

从善如流的下马上轿,淇县县令随即跟在了队伍最后,胡乱擦了擦额角的冷汗,冲着旁边阴鸷地啐了一口,那姿态哪有半点刚才的歉意?

“老爷,钦差大人怎么会突然来我们这鸟不拉屎的地方?”师爷压低了声音道,“会不会是因为那事?”

“闭嘴!”

县令听到这话,脸色霎时变得铁青。

“这种话也是能胡乱说的?你给本官管好嘴,让不够掉的!”

“是是是。”师爷瑟缩了一下,迅速低头应声。

眯着眼睛看着叶芳菲和安华阳的轿子,其中的阴暗仿佛要将他们吞噬一般。

县令嘴角勾起一丝冷笑,“钦差大都是酒囊饭袋,只要把她们伺候好了,什么事办不成?”

一场无声的阴谋逐渐显现。

一行人直接停下了淇县最好的客栈外,小二和掌柜的也早已得了风声,毕恭毕敬地弯腰候在了门口。

“草民参加大人!”

下轿大地扫了一眼,陌生的环境让叶芳菲凝了凝眉,“县令这是何意?”

为何没带她们去驿站?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

选书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