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选书网>惊悚>芙蓉帐:权相的掌心娇重生了> 第448章 是我有愧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448章 是我有愧(1 / 2)

梁婠怔愣的一瞬,宇文玦却她拉到身侧,手掌裹得她很紧,眼睛却是看向高潜。

梁婠要说什么也忘了,只觉得这气氛是说不出的怪异。

她瞅瞅两人,表情是一个赛一个冷,虽说谁也没有先开口的意思,但沉默中无形的较量,是比外露的言语、行动更考验人的心态和底气。

梁婠蹙了蹙眉:“我——”

刚一张口,两人目光齐刷刷落在她的脸上。

宇文玦侧过脸:“我有几句话要同齐君说,你先回马车上等我。”

他黑漆漆的眸中闪着温柔的光,轻飘飘的语气里也透着温柔,可态度完全是没有商量、不容置疑。

梁婠很是乖觉地点头。

“好。”

宇文玦跟她说过,他与高潜是单独见过面的。

梁婠很清楚他们之间那剪不断理还乱的恩怨纠葛,断不是因为她。

同样,也不是她能干预的。

因而宇文玦放开手时,梁婠甚至连眼皮也没抬一下,十分配合地给他们腾地方。

日头高照,撒下的阳光莫名刺眼。

高潜微微眯起眼,望着那个就连离去也不会回头看他一眼的人。

原来,时间对她来说也是一样,没有用,再过去多久都没有用。

她没法忘怀,他亦没法忘怀。

袖底拳心紧攥着,越攥越紧,身体也僵硬且寒冷。

一如置身在冬夜雪原上,寒风肆虐、六出纷飞,他孤零零地躺在一个矮小的雪堆旁,闭上眼就只剩下孤绝与荒寒。

高潜自嘲似的微微一笑,发苦的嘴里立时涌上腥咸,慢慢垂下眼缓了缓,又悉数吞了回去。

不知怎地,他好像看到另一个自己,无所顾忌地冲上前去,一把将登上马车的人拽回来,她哭也好、喊也好,就算咬牙瞪着他、怨恨他、厌恶他,他也想把她拽回来。

甚至还想再问问她,是否记得曾心心念念要杀他?

可他尚未死,她怎么能一言未留就这么走呢?

怎么可以……

还未等高潜缓过神,有人捧着一个极小的盒子走到他面前。

宇文玦站着未动,眉目沉沉瞧过来,不置一词。

高潜瞥一眼小盒子,又望一眼不远处的马车,漫不经心地笑了笑,全然一派无所谓的样子。

“不必了。”

即便是不打开,他也晓得里头装的究竟是何物。

宇文玦眼眸微沉:“我并非是帮你。”

高潜对上那双眼睛,倏地一笑:“你自然不会。”

话锋一转,扬扬眉:“诚然我所做的一切皆是无用,那你呢?你就确定能留得住她,确定她心中的那个人是你吗?”

宇文玦紧抿唇,眸光冷了又冷,面上一片默然,无情无义的。

“纵然不是我,也绝无可能是你。”

高潜胸口一痛,点点头,幽幽笑了起来:“她恨我,我一直都知道。从前如此,现在如此,往后亦如此……于我而言,没有任何差别,我亦能坦然面对这纯粹的恨,可你呢?”

宇文玦眸光一凝,抿紧嘴唇,脸色极为难看。

高潜笑容越发深了:“你是他不假,但你也是他。我顶多是从未得到过,而你……”

余下的话再未继续。

高潜笑着接过小盒子,拿在手里扬了扬,复杂而挑衅的眼神瞧他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

选书网